初志国

2016年02月17日 17时41分02秒 佳木斯先锋网

全省农村“百名好支书”事迹材料

初志国:十年只为“富美和”

人物名片

初志国,汤原县香兰镇庆丰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1953年6月出生,1983年12月入党,汤原县第十六届人大代表,佳木斯市新农村建设工作先进个人称号。所在村先后获得全国妇联基层组织建设示范村、黑龙江省安全村、佳木斯市新农村建设先进村、佳木斯市民主示范村荣誉称号。    

汤旺河在奔出小兴安岭之前,两座沙洲将河道一分为三。110年前,闯关东移民将这段肥沃秀美的河谷命名为三道溜。1938年日伪集家归大屯,形成现有中心聚落。取喜庆丰收之意,改名庆丰村。从土改到现在,68年间村里前后只有三位党支部书记,第三位就是1993年末上任的初志国。2006年,庆丰村被确定为黑龙江省第一批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重点村,奔小康成为全村人新的期盼。初志国将新农村建设概括为:“富、美、和”。为了这三个字,在整整十年里,他跑细了腿儿,磨薄了嘴儿,叫硬了理儿,一个富裕、美丽、共和的庆丰村实实在在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致富  家家不能少

庆丰村地处汤旺河自流灌溉区内,具有70余年的稻史。因汤旺河水质优良,所产大米曾经是伪满时期特供御米。1985年,初志国担任村委会主任之后,推广旱育稀植技术。全村6500亩耕地中水田增加到近4000亩。1995年,初志国兼任村支部书记后,开展修渠修路保地大会战,带领村民大干两年,复耕水田550亩,庆丰村成为全镇水田大村。2004年,全县第一个水稻大棚集中育苗基地落在庆丰村。当年亩产提高到近百公斤,户均增收4300元。

初志国认为,常言说得好:“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建设新农村是为了共同富裕,前提是要有一个不单单符合村情、前景广阔,而且必须只要村民有意愿、有能力,就能参与进来的主导产业项目。初志国把绿色水稻种植定位为村经济主导产业。十年里,他通过对上争取、拆借贷款、群众自筹,积累了一组数据,支撑起一个“富”字。

在基础建设上,完成渠道壕线衬砌11000米,砂石农田道2000米,水田面积达到4500亩;在配套设施上,购置农机具近230多台套。建设拥有200栋占地71000平方米温室大棚的现代化育苗园区和占地5000平方米设备投资200余万元的智能化浸种催芽基地。完善了电力配套;在耕作技术上,实现全程机械化,采用飞机防病技术,全面推广龙粳-31、水稻-696良种;在稻农培训上,建立全年科技信息服务点,成立农民田间学校,涌现科技示范户20户;在产量上,亩产提高到540公斤,总产量达到2400吨。在销售方式上,大型粮食加工企业每年下绿色水稻订单2000吨,进行保护价收购,销售额接近700万元。今年,绿色水稻产业收入占全村总收入的38%,成为村经济名副其实的主导产业。

为了能够最大限度将国家富农政策落地,2014年2月,初志国领办了庆丰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注册资金200万元,入社水田2000亩,每公顷收入高出未入社水田1500元。有村里和合作社替自己操心,大部分村民除了春种秋收两个月的农忙季节,都从事多种经营,有60余户脱离土地外出务工、包地。今年全村人均纯收入突破万元大关,比1993年翻了三番。

为了村民致富,初志国跑过多少趟香兰、上过多少次汤原,找过多少部门、求过多少个人,上过多少火、犯过多少愁,因为太多,他自己和村民都记不清了。村民钱永才的话可能是最接近的答案:“前年还没有成立合作社。我在俺家稻地插秧,看到老初的老伴拿着铁锹站在她家还没泡田的稻地头上哭。一问才知道,老初一直跑上跑下,忙活修翻浆路,没时间放水泡田。这活是老爷们干的,她哪行啊!”

美丽 户户不能缺

在规划新农村建设时,初志国就说:“咱村欠账太多,就是有钱了,日子也不会过舒坦了。所以我们必须生产、生活设施建设并重。”为此,初志国坚持以向上争取为主,自筹配套为辅,结合美丽乡村建设在村内新建改造了现实需要、外形漂亮、功能完备的生活公共基础设施体系,庆丰村由一个“野丫头”幻化为“小家碧玉”。

向上争取项目资金对于一个村干部来说是一件艰难复杂的任务。但初志国认为:“不论去镇里、县里办事,只要是为群众,什么事都能办成。”这股劲几乎感动了深入接触过他的领导。也正是靠着这股劲,他将村内全部13条共计6500 延长米街道全部硬化,并进行了亮化、绿化、美化。新修了村办公室和中心广场,建起小学健身场,修建12个沼气池,安装自来水。他还带着电焊工仿制了村南北两个牌楼。村里灰尘少了、异味没了,道平了、水清了,大街有景色、娱乐有去处,群众的心情也舒坦了。

对这些,初志国并不满足,他说:“舒坦不舒坦,房子是关键”,但是给全村户户盖新房又不现实。2013年夏天,经过多方咨询,他盯上了农村危房改造项目上。他来到县住建局,股长、局长找了一个遍,后闯到主管副县长办公室,争取到更换彩钢瓦、碳钢门试点村。换完瓦和门,他又要求给全村住房换塑钢窗。接待他的干部说:“你的劲头足、面子大,这个事可以办。条件是50%配套资金到位,做成全县样板工程。我们需要真实成果,不需要口头保证”。于是他带领村干部逐户调查、丈量,找施工队砍价,向县住建局申报,一干就是一个月。又等了半个月,拿到了批件。村会计刘长青还记得:“那天我与同行的村干部打算自掏腰包请他在县城吃顿饭,庆祝一下。他把我拉到一边悄悄说:‘我家稻地闹了草荒,老伴找人正在帮忙收拾。今天我要不回去打个照面,老伴不急眼,也得哭闹’。结果他为全村办了这么大一件事,却连口饭都没捞着。”

初志国每当看到村里花红柳绿,窗明瓦亮背后那20多间泥草房,就觉得碍眼。2014年,他又争取农村泥草房改造项目,建设了800平方米的幸福大院,成立了妇女之家和留守儿童之家, 12户建不起砖瓦房的村民搬进了新居。村民胡井选说:“做梦都没想过住上这样漂亮的好房子,干净又省柴火。多亏初书记啊!”

共和  就得有担当

富裕好理解,美丽也好理解,共和是什么意思?初志国经历过十次村主任、7次村支部书记换届选举,几乎都是满票当选。对共和他是这么解释的:“啥叫共和?就是每个人都能按正理和和气气、高高兴兴地生活。大家选我当村头,就是要求我坚持正理有担当。做事不公,好事也会变成坏事。做事公平,坏事也会变成好事。”

换窗、泥草房换砖瓦房,这本来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但就有些人不按正理办事。有的不想交换窗配套费,有的要求先换、有的想继续使用泥草房。一时间初志国电话不断,办公室人来人往,但很快就消停了。原来舍得脸找他的人得到了没有变通余地的答复:“不交钱就不换窗,不扒草房就别住瓦房。这事儿开了口子,以后还能指望县里、镇里的好事儿落在咱村?”

初志国的侄子说:“不论村民有啥困难,他都代表村里想尽一切办法解决。不论村民多不讲理,他都不动人家一手指头。而俺干点他认为占村里便宜的事儿,立刻就是连骂带踢,还是离那些事儿远点吧。”弟弟盖房要占村里20公分地皮,别的村干部不好意思当面说。初志国得知后立即当场制止。弟媳妇当时就急眼了:“你这个官当的,一点光借不着,就能黑自家人,你能干一辈子啊?”他说:“我干多长时间是村民决定的,现在的问题是你必须把地让出来。”后来初志国说:“这事儿本身不是啥好事,但是大家都知道村里的地谁都别想占。从那以后,这类事儿我省了很多口舌”。

而对其他村民的困难,初志国却有多大劲是多大劲去帮助。村民邵国友把残土倒到通村公路的树床里,交管站要罚款。他带着邵国友去认真检讨,并保证恢复原样,得到了交管站谅解,免除了罚款。村民王金生盖房子没钱上瓦,他到镇里建材商店担保赊回来。村民刘海利将窗户扒开等着换塑钢窗。但是按照村里规定的顺序他家之前还有七户,晚上好用布帘挡着,坐月子的媳妇坐在炕上哭。初志国帮刘海利挨家做工作。那七家说:“大哥,不是我们不同意,是怕坏了村里的规矩。你同意我们还有啥说的。”

初志国任村主任的带领下,共和的局面成为庆丰村的常态。全村没有上访告状的、打架骂街的、破坏公物的,敬业、诚信、友善蔚然成风。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