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延君

2015年07月08日 09时46分34秒 佳木斯先锋网

他把美丽撒向公路

——记佳木斯市公路管理站西出口道班班长杜延君

 

杜延君,男,1965年11月出生,中共党员,1982年3月从事养路工作,现为佳木斯市公路管理站西出口道班班长,曾4次被政府部门记功表彰,2012年被佳木斯市运输局授予“星级养路工”称号,2013年被黑龙江省交通厅评为“全省交通运输系统第八届劳动模范”。

一、公路沿线,我的家

公路就是我的家,他把家建在公路沿线的理由只有一个:家近了,好干活。

2007年10月的一天,佳木斯市西出口道班养路工杜延君喜迁新居,尽管这个远离市区的家安在了公路旁边,但杜延君的家人依然非常高兴,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有了一个真正的家。

杜延君的这个家是3间平房的一个小院,位于佳木斯市郊区常青乡光明村,一出门就是国道鹤大辅线,离市区7.5公里,这样,杜延君从家到工作地点就少走了近半个小时的路程。

杜延君25年前结婚的时候,住在汤原县的香兰镇。乡镇虽然赶不上县城繁华,但生活条件和环境还算不错。唯独让杜延君的妻子忧心不已的是,这个在镇里新成的家距杜延君工作单位有近5公里的路程,稍稍远了一些。

在妻子眼里,杜延君有些不可理喻,在家和工作之间,他明显偏向于后者。杜延君脑子里天天想的是工作上的事,心里琢磨的是单位的活。平常上班第一个到单位,下班后又是最后一个离开,有时候碰到大雪大雨的特殊天气,半夜三更还会爬起来到自己负责的路段上查看情况。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妻子心疼早出晚归的杜延君,多次吵架之后做出了妥协,在杜延君工作的道班附近租个房子,把家搬了过去。

家离杜延君工作的地点近了,杜延君出门就上班,抬头就能看到自己负责的路段,杜延君高兴了,妻子心里也踏实下来。

杜延君把家搬到公路沿线的第一年,刚过10月,纷纷扬扬的大雪就整整下了两天,雪停的时候已是半夜。雪情就是命令,杜延君拿起工具就开始了除雪工作。天亮的时候,杜延君负责路段上的积雪已经基本清扫完毕。路通了,而杜延君公路沿线上的那个家却依然静静地躺在大雪之中。

也正是从那时开始,公路沿线成了杜延君的家,杜延君先后调了8次工作,妻子跟着他租了8次房子,搬了8次家,直到最后还是把家安了公路的旁边。

 “家近了好干活。”杜延君自己解释说。

二、32年,执着与坚守

提起家里的事,他不一定知道,但说起公路上的情况却如数家珍。

1982年,17岁的杜延君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加入了养路员的行列,并且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32年。

养路工作在很多人眼里无非是抡把扫帚扫扫垃圾,拿把铁锹平平坑包。但杜延君干养路工作却不那么轻松,在杜延君看来,公路拥有感情富有生命,长年累月托载着车辆行人往来穿梭行走,无私地付出,默默地贡献。因此,很多的时候,杜延君是怀着一种敬仰的心态养护公路,他把公路看作了自己最亲密的朋友,甚至于当成了自己最亲近的家人,因此格外细致,用心,到位。

早些年佳木斯范围内的公路都是清一色儿的砂石路,尽管如此,杜延君负责养护的路段却始终保持着清洁平整的良好路容路貌,并且在全市范围内发生事故最少,绿化环境最好,各种标志最全。

大家都说,如果问杜延君家里的大事小情他不一定知道,但他负责养护路段哪里容易翻浆、哪座桥梁容易出现险情,甚至于路段上有几个坑有几个包,他都能如数家珍一般讲得一清二楚。

1995年的一天半夜,一场瓢泼大雨刚刚结束,汤原汤旺道班的值班电话响个不停。电话是刚刚调走到其他道班工作的杜延君打来的,他凭着多年的经验建议对汤原河大桥进行重点查看。杜延君的预警提示电话引起了值班人员的高度重视,经检查桥梁一侧桥基已经被水掏空,桥梁岌岌可危,如果有车辆从这里通过,后果真的难以想象。

杜延君对公路的深厚感情和高度负责的态度,同样也感染着道班里的其他养护员工,杜延君每到一个道班,道班的整体养护质量都会有一个大的飞跃,杜延君工作过的8个道班有5个先后被评为了“先进道班”。

杜延君工作上是一面旗帜,做人做事更是一副热心肠。

1986年夏天的一个中午,正在路上干活的杜延君突然发现一个背着包的中年男子中暑晕倒在路上,很多车辆经过时都绕着开走了。杜延君连忙跑了过去,把这名男子送到了附近双河村卫生所。这名男子当时钱包被盗身无分文,杜延君自己掏钱为他付了医药费,在打了4天点滴康复之后,这名男子踏上了回鹤岗的火车。

有人私下里问杜延君,你这么搭着钱又担风险图个啥?杜延君笑着说:路坏了咱修一修就好走了,人碰到困难咱帮一把就过去了。如果非要说图个啥,那就是图个心安。

杜延君先后对30多人进行过救助,当地政府曾4次给他记功嘉奖。

32年来,杜延君几乎天天都在自己养护的路段上忙碌着,如同一名技艺精湛执着的美容保健师,又像一名坚守岗位的忠诚卫士,风雪无阻地呵护着公路,先后避免了150余起险情的发生。

三、美丽,不是传说

路越来越美,而他已头发花白;公路就是他的命根子,公路是他的一切。

如果说,劳动创造了世界,劳动创造了人类,那么劳动者最伟大,劳动者最光荣,劳动者最美丽。

我们知道,养路员从事的是高度危险工作,无论是路面清洁卫生,还是对坑槽修补处理,基本上是在穿梭的车流中进行,其危险程度可想而知。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养路员的工作里写满了让人心惊肉跳的故事,公路养护工作的危险只有你想像不到的,没有发生不了的,车上散落的货物,车胎崩起的石子,车内抛出的酒瓶子,甚至失控或者醉驾的车辆,都有可能对养路员造成严重威胁,因此在公路上作业,真可谓险象环生,危机四伏,稍不留神,就会发生意外。一次,杜延君正在公路中间组织路面修补,从旁边一辆驶过的货车上突然弹出一块木板,正好击中了杜延君的胳膊,木板一头深深扎进了肉里,当时鲜血直流,杜延君薅下木板,只是到附近卫生所做了简单包扎,就又重新投入了工作之中。对于这类小磕小碰的意外,杜延君早就习以为常。杜延君没有把胳膊受伤当回事,但杜延君的妻子却心疼的不得了。杜延君下班刚进家门,妻子就捧着他的胳膊痛哭起来。

“你养路修路我不拦你,没有房子我不怪你,家里事不管我不怨你,但你得照顾好自己,你就不能挑点没危险的活干吗?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孩子可咋过呀?”

妻子边哭边数落,看着妻子一脸的委屈,杜延君的心里也有股酸酸的味道。杜延君理解妻子,知道她一辈子都在惦记着自己,更明白她的心思,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但再难干的活也需要有人干,再危险的工作也需要有人完成,自己是道班长,冲在工作的第一线理所当然。

第二天,杜延君依然早早地出现在公路的工地上。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30多年过去了,杜延君养护的公路也由最初的砂石路变成水泥的白色路,变成沥青的黑色路。路越来越好,越来越美,而杜延君却由最初的年轻小伙子变成了头发花白的半百老人,但他对公路的感情依然没有改变,公路就是他的命根子,公路就是他的一切。

2010年,杜延君的女儿带着男朋友家人头一次来家串门,想把婚事定一下。当时恰逢站里为迎接黑龙江省第十二届运动会对辖区内的道路进行全面检修。西出口是进出佳木斯的重要道口之一,是展示城市风貌的重要窗口。杜延君权衡再三,最后还是选择了工作。将近中午,女儿打来电话,说一进佳木斯就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的风景,那就是父亲操作机器劳动的场面。

挂断电话的那一刹那,杜延君的眼泪流了下来。他从心里感谢女儿,感谢妻子,这么多年来,一直对他的理解和支持。

32年来,杜延君扛着养护工具在自己负责的路段上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同一种工作,累计工作行程几乎绕地球7圈半,尽管他很少走出自己负责的十公里养护路段区。

如今,杜延君渐渐地老了,往昔的青春已不复存在,但他养护的道路却是越来越美丽了,路面也由最初的砂石路变成了现在的水泥路,变成了漂亮的沥青路。

杜延君是公路战线上一名普通劳动者,但却是最美的人,他美在劳动,美在付出,美在奉献,美在心灵。杜延君用自己一生的劳动,树立了养路工的最美形象,书写了公路交通的美丽故事与传说。

在谈到自己的梦想时,年近50岁的杜延君非常坦然地说:我如今的梦想就是等退休了以后,能当一个编外养路工人,继续住在公路沿线,继续养路,继续工作。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相关阅读